|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IDF·重磅 “纪录之光”展播片单公布
发布时间:2022-04-01        浏览次数: 次        

  本届“纪录之光”展播单元共展播纪录片32部,其中纪录长片17部(14部为首映)、纪录短片9部(4部为首映),系列纪录片6部(1部为首映)。

  这一辑是“D20提名”评优单元入围作品,IDF学术委员会在来自7大洲72个国家及地区的496部报名纪录片中层层遴选出近两年国际纪录片界的重要作品。在浩渺时空之中,人类留存下的“此时”与“此在”,即具有客体性,成为文献与艺术,又具有主体性,标记着立场与情感。在过去与未来的无间缝隙中,影像与声音中的物与人成为来自“生·活”,又超越“生·活”的存在。作为一个纪录片节展,IDF注重作品的作者性,在摄影机与世界形成的关系中,纪录片作者赋予了作品思想与语言上的独特性,在独特中形成多元,在多元中达成沟通,形成广义的知识与意义的共同体,这也是IDF之锚向。

  人的处境是艺术永恒的起点与终点,摄影机能够将所指与能指合而为一,建立起生活与作品在时空尺度上的重合。这辑作品在对处境的呈现中有着独到的创造力与同理心,或捕捉世间的真相,或深入情感的肌理,又或是以摄影机为倚仗,反身叩问这一处境中既虚幻又真切的哀乐。亲密关系是个人处境的情感核心,个人处境中不只有自我,还有过近的亲密关系、过远的亲密关系,以及艺术家的作品与世界形成的亲密关系。这辑作品形成了对亲密关系的书写与思考,从隐秘的核心角度出发,探寻人的处境。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母亲带着我一起离开俄罗斯去到法国,离开了父亲和其他家人。由于每年只回来一次,我们只能在视频中相见。我开始偷偷记录下我们的谈话。有一天,我得知了表妹索尼娅患了癌症。我们之间的距离从未曾如此遥远。该如何与你们相聚,和离开的索尼娅在一起?

  81岁高龄的森山大道,如今仍以艺术家的身份活跃于世,他可能是世界摄影界最后一位如此杰出的魅力人物。森山大道曾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众多奖项,包括纽约国际摄影中心颁发的“无限终身成就奖”(2012)和哈苏国际摄影奖(2019)。他的创作超越了艺术、时尚和设计,似乎是轻描淡写般地受到全世界的喜爱和尊重。本片跟随“街头快照之王”森山大道,揭秘他的作品是如何诞生的。

  成浩是一位患有自闭症的音乐家,他在音乐方面有着非凡的天赋,但他却被困在电子游戏和电视的世界里。他的母亲为了把他培养成专业的音乐家,选择成为他的影子。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比成浩多活一个小时”。她想把成浩留给弟弟健基,但健基还是认为哥哥“麻烦又没用”。两兄弟第一次在没有母亲的情况下去欧洲旅行,作为对妈妈不在身边的练习。这个家庭的吵吵闹闹逐渐形成了一首协奏曲。

  深入于现实与超拔于现实,是直面语境的两种不同策略。这辑纪录片都是中国导演的作品,它们或记录家庭,用最切肤的情感来理解命运与时代;或记录文艺青年的求索,在谐谑的气氛中求解内心的疑问。不同语境的复现中都包含着体察与思考,这些风格迥异的作品都是真挚且往深度探究的,而它们最终都来到了语境的幽深之处:个体在时代中竭尽全力地行走,探索生和死、热切与虚无。

  独立电影人李冬梅怀揣着电影梦,自筹资金组建了一个临时团队,在重庆一个叫福田的小镇开始了自己处女长片的拍摄。尽管拍摄前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还是被一波一波预想不到的挫折打击。本片记录了李冬梅拍摄处女作的过程。

  额尔登在新疆库尔勒巴音技术学院学习,艾尔登在新疆和静县小学读书,小哥俩儿寒假放假回到了位于巴音布鲁克草原天山深处的家里,住在角洛木里(蒙古族小型毡包),开始了被封在山里近三个月的寒假生活。哥哥额尔登放牧,弟弟艾尔登在角洛木里随妈妈一块儿干家务。春节来临,从年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到节日中的庆贺与访亲问友,小哥俩儿经历了一个难忘的寒假。在学术的表达上,本片将春节的主题悬置,尽量遮蔽、淡化表达的功利性,以大量的细节和场景为象征,为人们理解、接受更丰富的蒙古族游牧文化提供依据。

  创造新的词汇,践踏旧的语法,用过于尖锐、纷繁或过于晦涩的表意来冒犯观众,如此种种,都被视为先锋的影像语言实验。但一切先锋都并非无中生有,它们始终扎根在原有的物质与精神传统之中,比如16mm胶片拍摄、城市交响曲的视听编织方式、现代主义艺术电影中的漫长凝视镜头,在不同的作品中,它们又被赋予了新的内容与角度:比如用镜头凝视一次性塑料用品的生产,诗人与诗句在影像中的游荡,在编织中咏叹易逝与不朽。它们都有静谧之感,它们先锋,但不冒犯,更像是一次沉溺。

  这是一部16mm黑白胶片散文纪录片,灵感来源于Stephen Watts的书《Republic Of Dogs / Republic Of Birds》。此片探索着风景、历史、记忆以及言语的力量。这是一种庆祝,也是一种抵抗。

  这是一部关于塑料勺子与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的纪录片——石油从地下深处被开采,运送到工厂,加工为塑料,再运送到另一个工厂,被赋予勺子的形状,运到便利店,我们得以购买,之后很快便被扔进垃圾桶。换句话说,这是一部讲述制作一把可以轻易丢弃的塑料勺子所需的一切的纪录片。

  本片发生在俄罗斯西北部的一个工业小镇,随着故事的展开,诱使民众自愿成为国家资源的机制昭然若揭。在极权主义的社会里,一个从小就被错综复杂、隐匿晦涩的国家结构操控的人,还有机会获得自由吗?纪录片以敏锐而苛刻的目光审视了一个俄罗斯公民是怎样被塑造的,揭示这个看似仁慈的系统是如何在方方面面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的。在这种处境下,人们的自由意志究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作品以尼采式的笔触提出了一个存在主义的核心问题:人是否生而自由?

  对浙江纪录片的发现、扶持与推动,是IDF的一个重要部分。浙江纪录片工作者立足当地,在时代与文化中,把浙江之美和浙江精神呈现在纪录片里。展播交流逐渐让世界看到浙江,浙江纪录片也从IDF这个平台走向世界。

  安吉小鲵是中国特有的极危物种,本片历时两年,纪录了该物种的繁衍生息过程以及相关的保护研究工作。

  叶安男,今年65岁,中共党员,绍兴市文化馆退休干部,毕生醉心于舞蹈艺术。先后创编辅导了近2000个舞蹈作品,早年组建和培育的“妈妈舞蹈队”在绍兴家喻户晓。2005年,曾经立下“我为舞而生、我必舞一生”誓言的叶安男不幸得了帕金森综合症。10多年来,虽然轮椅作伴、举步维艰,但他依然坚守着一个舞者的使命,向往自由的舞步。

  纪录片《戚继光》聚焦明朝将领戚继光在东南沿海的抗倭经历,以分集《参将》《倭患》《新兵》《铁军》《战神》为脉络,用独特的视角、全新的创作思维,大胆启用定格动画作为表现元素,深度挖掘了戚继光这一英雄人物的时代意义。创作者带着思考与追问,在今天的生活里寻找英雄,并充分利用纪录片的叙事表达,让观众感受戚继光留给后世的精神财富。

  本片记录七位没有手臂的艺术家,他们来自全国各地,都有着相似的生活悲剧。七位中有四位在不到十岁时不慎触碰高压变压器而截肢;有一位在他青春年华时,在矿井中被炸去双臂与一只眼睛;还有一位在而立之年,在工地作业时不幸被切割机切掉双手,而另一位则是因小儿麻痹症导致他的手不能抬举,年少时被他的父亲抛弃。但是,他们在逆境中不甘示弱,迸发出昂扬向上的勇气和力量,用自己的口与脚去篆刻,去绘画,去写书法等形式创作艺术作品,获取社会有价值的成就,脚踏实地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自尊与自信。

  七位无臂的艺术家,为回馈与报答社会,他们主动义卖自己的作品,共同筹资在云南贫困山区建了一座希望小学的教学楼,一起做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情。